公司邮箱入口 中文 EN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企业基本信息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企业基本信息

    

    依藏蒙医学典籍看,使用金、银需经过炮制,金属不同的性状和用法有不同的炮制方法。甚至不同地区、不同传承的曼巴(医生)对于金、银的炮制也都略有差异。 总的来看,在藏蒙医中,除了外治中使用的金属类医疗器具,在药治中基本上都是内服入药,也就是说只要是经过严格炮制成的金灰、银灰,与其他药物配伍后制成的丸药或散剂,患者可直接内服。 而汉医对于金属类药物的使用就显得“小心”了,汉医文献中所记载的使用金、银的几种方法,皆要取“生金”、“生银”炼成的“熟金”、“熟银”使用。如《本草纲目》中就说“今医家所用,皆炼熟金薄,及以水煮金器取汁,用之则无毒矣”。而金、银薄(箔)又有两种使用方法,其一便是磨成金屑和银屑入药;其二则以金箔为外衣,作包裹丸药之用,如《外科正宗》中记述的“五福化毒丹”。而金、银水煮取汁法,《本草纲目》记其可“镇心”。此外,亦有将金、银、铜、铁混在药中“借气”,以提升“药力”。

    作为世界上知名度最高的几大传统医药系统之一,藏蒙医药源远流长。 其源头为公元7~9世纪欧亚诸医学医疗传统在吐蕃高原相遇而熔铸成有完整理论与实践体系的医学传统。藏医藏药千百年来持续向雪域高原境外传播,也是喜马拉雅山南麓与西缘广大地区诸如不丹、锡金、尼泊尔北部和西部,库陇、拉达克和巴尔蒂等传统藏裔和藏语地区的主要传统医学。13世纪开始在蒙古地区(包括欧洲伏尔加河流域)传播,16世纪以后逐渐成为在整个蒙古地区占主导地位的医学体系,由此吐蕃医学进入真正意义上的“藏蒙医学”阶段。她还于19世纪经布里亚特和卡尔梅克等传入欧洲,20世纪六七十年代传入美洲和大洋洲等,成为欧亚乃至全世界传布最广、最有影响力的传统医学之一。藏药自古以来也有持续向中原地区输入和传播的历史,早期有羌活、戎盐、大黄、麝香等,中古时期有冬虫夏草、雪莲、藏红花(中转)等,如今有红景天等。18世纪开始在北京等地的藏传佛教寺院中还建有藏医经典医学机构曼巴扎仓。如今藏药在中国多个省区形成了集产、学、研为一体的庞大产业,内地大部分城市的药店都能购买到藏药成药。2018年“藏医药浴法”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尽管如此,目前在藏药矿物药安全性评估、质量标准的制定与完善、药物含量、功能及名称的翻译等方面尚存在许多问题。本文以金属类药物在藏蒙医药与汉医药两大医学体系中的分类为切入点,以金、银两种金属类药物为例,对比在两大医学体系中金属类药物使用的广度和深度,希望能为藏蒙医药在今天的传承与发展提供某些历史借鉴。